万用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万用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新都桥光影世界中的禅院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6:12:00 阅读: 来源:万用表厂家

新都桥镇附近山坡上的经幡

走318川藏线,一路向西,在翻越了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后,正式进入川西的康巴藏区。第一个小镇,就是新都桥。

新都桥在地理位置上连接东西,贯通南北,处于几条交通要道的十字路口上。从这里向东,是“跑马溜溜”的康定;向西,近抵理塘、稻城,远可走拉萨或中甸、丽江;往北,经塔公、八美,或去道孚,或到丹巴;朝南,经瓦泽、九龙,可至凉山州。

新都桥海拔3300米左右,四周山脊圆润连绵,地势开阔平缓,高原草甸如行云流水。已是10月中旬,公路两旁,层林尽染。高大的藏式木屋上,五彩金幡猎猎,一派田园牧歌。这里是川西有名的“摄影家天堂”“光影世界”,沿途随处可见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。

下午4点,我们来到离新都桥镇几公里的青杨树大道。在高原浓烈的阳光下,高大的青杨树金光闪闪。三五个穿红着绿的行人穿行其中,色彩丰富饱满。远处,连绵的山坡将阳光层层过滤,原本浓烈的光线变得柔和温暖。常常是一线天光倾泻而下,瞬间照亮山谷,就在你忙着调节焦距的片刻,它又消逝在天际。农舍边,一两棵火焰般燃烧的小树静静地伫立。空旷的田野上,三两只身披霞光的小牛低头吃着什么,乐不思蜀。光影迷离,如梦如幻。

新都桥镇人口六千多,居民极其分散。途中,寺庙的白塔和插着五彩经幡的藏式民居常常互为风景。这个信仰如空气一样自然的地方,总给游人一种谜样的诱惑。

在藏语里,新都桥是“羊安康”的意思。很久以前,藏人发现,只有新都桥地区的泥土最适于建造寺庙。在当时交通极为不便的情况下,只能靠羊群驮着泥土爬山越岭运送入藏。据说,至今西藏各大寺庙还保留着驮羊的标本。后人便将这些羊经过的第一座桥取名为新都桥,以示纪念。

新都桥的居里村边,有一座有名的寺庙居里寺。这是一座已有1400多年历史的古老寺庙。沿村庄小道走几公里,就到了寺庙大门口。

同是藏传佛教格鲁教派的寺院,居里寺不像拉萨的哲蚌寺名闻遐迩,也没有青海塔尔寺的佛学地位。它独处深山,傍着藏民的房舍,寂寥而清净。

老寺原在折多山上。相传,不知是哪一年,也不知是居里寺的第几世活佛,一眼就看上了三面环山的居里村,在这儿倒栽下两棵松树,发狠道:如果树能成活的话,居里寺就不再搬迁。那两棵松树果真活了下来,长得异常高大茁壮。至于是否真是倒栽下的,就不知道了。而居里寺,也一待就是300多年。

这天是周末,喇嘛们大多休息或外出活动了。从大门往里看,空旷的寺庙里,有一个足球场般大的广场。广场四周有几排房子,想来是僧人的宿舍。在大门处看到两位年轻的喇嘛,我们便上前搭讪,请求入内参观。两位小喇嘛极其友好地答应了。

两位小向导,大的叫尼玛,高鼻厚唇,16岁,个子已超过1米7,是一位典型的康巴小伙子;小的叫白玛,才12岁,圆脸圆眼,活泼好动。如果不是身穿喇嘛服,与普通人家的孩子毫无二致。也许是寺庙地处偏远,鲜有外人到访,两位小喇嘛对我们也充满了兴趣。大家相互询问,交流信息。

居里寺现有120位喇嘛,也是一所修行显密宗的讲修禅院。尼玛和白玛既是寺里的喇嘛,也是禅学院的学生。

尼玛在乡里的汉文学校完成了小学学业,没有升入初中,自愿来此学佛。问及原因,他说,在与汉文化比较后,自己感觉更愿意学习藏传佛教。白玛出家的原因更简单,就是喜欢住在寺庙里。

我们曾听说,每个藏民家族都会选送一个孩子进寺庙学习佛法,生活费由全家负担。尼玛说,他们这里不是这样。进寺庙学佛法,纯属个人自愿,僧人在寺庙里吃住都是免费的,以后想还俗也可以。总之,来去都很自由。平常,休息日尼玛还会回奶奶家,帮忙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。我问他俩打算在寺里学习多久,两人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:一辈子。

两位小喇嘛俨然一对好客的主人,兴冲冲地带我们四处参观。

寺庙是传统的实木结构,大堂和各处经房的布置皆保留着原始的藏传佛教特色。寺庙历经40代堪布(住持)。活佛西康法海去世时,取出了18颗佛舍利,轰动一时。据称,他是藏传佛教中5位有佛舍利的大德高僧之一。现在居里寺就珍藏有他的3颗佛舍利。

经得看管藏经阁的喇嘛同意,两个孩子带我们入内观看。藏经阁里珍藏着几百册有千年历史的珍贵经书。白玛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其中一本。经书用布包裹着,因为使用的是掺了纯金粉的材料,至今仍纸张完好,字迹清晰。尼玛介绍说,禅学院老师常会带领他们参看经书,这也是他们学佛的一项内容。藏经阁没有电灯,白天也光线幽暗。存放经书处的下部有一个暗道,伸手不见五指。尼玛极力劝说我们从其中爬过,让经书“压身”而过,说这样可以消灾免难。

寺里的不少墙壁上都有历史悠久的彩色壁画,不过现在都用板壁封存起来了。白玛拿钥匙打开给我们看。有一幅壁画表现地狱轮回,虽然油彩剥落,但整体还是很清晰。

由于是休息日,白玛家里有人来。两位小喇嘛热情邀请我们一起去宿舍。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,分隔成两小间,一间是卧室,一间作经室,墙上挂着活佛、唐卡。白玛席地而坐,向我们示范打坐姿势,样子极其天真可爱。他奶奶病了,到寺里来求菩萨保佑。

寺庙的香火主要来自附近的十几个村庄,而寺庙也服务于这些村子,小到给出生的孩子起名字、各家需要时去念经做法事,大到为死去的村民办丧葬,等等。尼玛就常和其他年长喇嘛一起,去村子里念经做法事。寺庙现任活佛昂旺落珠年岁已高,身体不好,天冷时就住在寺庙附近的一个村子里。上午我们经过居里村时,看到藏民们在河边修桥,喇嘛们也参与其中。在这里,寺庙与村民之间相依相存,寺庙的存在很生活化,不像我们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那么有仪式感。

寺庙的后山上,有一座天葬台。其实就是一块门板大小的石板,上面放着斧头等工具。旁边有一些坟墓,埋葬着未被秃鹰啄完的尸体。听说,这是藏区仅有的几处保留着天葬仪式的地方。尼玛说,前几天刚有过一个天葬,言语里有替我们惋惜的意思。

临别时,本来邀请了尼玛和白玛一起吃午饭以示答谢,由于行程改变临时取消了。我们与尼玛互加了微信(小白玛还没有手机)。前些日子,他私信我说,寺庙从拉萨请来老师做传讲法会,要持续15天,没有太多玩的时间了。

从他传来的照片上看,传讲法会上听讲的除了喇嘛,还有不少俗家人。场面庄严,讲者和听者都专注庄重。(文/邓小夏)

兰溪市设计工作服

遵义西装订做

女装夹克

宜昌西服订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