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用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万用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IT时代周刊封面文章2009年IT十大争议人物3万芳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1:41:31 阅读: 来源:万用表厂家

IT时代周刊封面文章:2009年IT十大争议人物(3)-CSDN.NET

摘要:有IT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就有为争“市”夺利引发的纷纷扰扰,是是非非。2009年,金融风暴的肆虐放大了人性的阴暗面。“赢者通吃”、“胜者为王”,已演变成时下各行业最基本的信

刘旭:为正义呐喊的斗士还是恩将仇报的小人

时间:2009年

地点:北京

人物:刘旭

故事梗概:这是一场中关村两个男人的争斗,其情节之迂回曲折,变幻莫测,让很多剧本高手都自叹弗如。童话作家郑渊洁听了这个故事后,给导演们提出了建议,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拍成大片肯定叫座。

造假、勾结、诋毁、监视、藏匿这些在影视剧里才有的情节,在中关村两家企业之间堂皇上演。这场大戏的主角,是国内杀毒软件厂商瑞星的创始人王莘和刘旭。

故事缘起几年前的微点事件,案子直到一涉案官员被审,真相才水落石出。2009年,一篇《一项重大原始创新何以大难不死北京东方微点公司起死回生始末》的文章,揭露了一起足以令国内杀毒行业蒙羞的丑闻:瑞星与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于兵等人官商勾结,制造假案,打压科技创新。旋即,瑞星和东方微点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2005年7月5日,在新软件上市前夕,东方微点遭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反病毒公司资质调查。后来,审查理由变成了东方微点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。于是,东方微点业务完全被打乱,包括刘旭在内的多名公司管理层和研发人员,被公安频频传唤。

2005年9月6日,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收到公函,以微点涉案为由,要求其对微点产品不予检测,直接导致微点防病毒产品无法取得上市资格。

一连串的打击使微点近乎瘫痪,刘旭展开自救。他一边取证一边上访、举报,终于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。经查,于兵涉嫌收受瑞星贿赂。案情终于大白于天下,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在遭受不公正待遇后,于2008年2月拿到了被阻扰近3年的销售许可证。

回忆过去发生的一切,刘旭自言整个人好像生活在电视剧中。因为与瑞星的纠纷,从2005年开始接受调查到2007年初,微点投入800多万元,但因产品无法上市获得收入,公司濒临倒闭。

据微点计算,主动防御软件上市受阻近三年,使公司蒙受直接经济损失三千多万元。在刘旭看来,如果微点产品早些出来,熊猫烧香这种恶性病毒会很快得到防治。微点背负的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罪名,至今尚未得到公开平反;而无辜锒铛入狱的公司员工田亚葵和被通缉的崔素辉,更是受到身心摧残。

正方:在钱权较量中,我们看到刘旭的势单力薄和无助。尽管微点遭遇了一系列不公正对待和打击,但他终究没有被打垮,而是像一个斗士,举起正义的大旗,振臂呐喊,并最终揭露了这场令杀毒行业蒙羞的大丑闻。

反方:刘旭的今天都拜瑞星所赐,他却恩将仇报,贪得无厌。被瑞星踢出大门后,又从瑞星拉走多名高管,在违反竞业禁止和保密条款的情况下,设立东方微点公司,并窃取瑞星交换病毒库密钥。刘旭置商业伦理于不顾,应受谴责。

点评:痛批瑞星,同情微点,是舆论的主基调,而事情的真相远没这般简单。要想了解瑞星与微点争斗的实质,就必须深入剖析王莘与刘旭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。

他们都是瑞星的创始人,王莘出钱,刘旭出技术。刘的股份实际是王莘主动受让,从这一点来看,王莘待他不薄。另外,即使刘旭离开瑞星多年,仍是第二大股东,每年拿到巨额分红。如此看来,刘旭应该对王莘感恩戴德。

然而,刘旭却反过来睚眦必报,离开瑞星时不仅带走一批技术人员,还要革瑞星的命,其做法首先在道德上理亏。

据传,王莘因身体不佳,两年未视公司业务,由刘旭代替打理。期间,刘旭经常骂王莘为废物,并得寸进尺,强要王莘给他50%以上股份,好坐上第一大股东的交椅。他乘人之危,目中无人,惹恼了王莘,结果刘旭被扫地出门。

这些年,东方微点一直亏损,但胡润富豪榜显示,刘旭2008年个人资产达13个亿。他用瑞星的钱成立微点公司,反过头来要灭掉瑞星。瑞星与微点的斗争,实质是一家公司两个富翁的较量。王莘为震慑和打压刘旭不择手段,以致贿赂官员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王莘手段并不高明,结果被刘旭抓住了把柄,并扣上扼杀创新的帽子。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新版恩仇记,背后纠缠的利益争斗,将他俩内心的阴险与阴暗暴露在聚光灯下,双方公司也因此声名狼藉。

丁磊:挑战权威还是作茧自缚

时间:2009年11月2日

地点:广州

人物:丁磊

故事梗概:从竞争对手九城手里夺得游戏《魔兽世界》的运营权,丁磊窃喜了好一阵子。然而,这款时下热门的游戏,自入主网易后,却一波三折,合资门和审批门接踵而来。

2009年11月2日,有关主管部门正式终止了《魔兽世界》(燃烧的远征)的审批,退回关于引进出版《魔兽世界》的申请,并发布《通知》称,将视情依法对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《魔兽世界》运营商,下称网之易)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,包括停止其互联网接入服务。最后一条对任何一个网络公司而言,都意味着被判死刑。

怎么你们正审着,《魔兽世界》就开服了?某官员说,《魔兽世界》在网易2009年9月19日强行开服前,其前置审批已接近尾声,但不知为何,网之易对此失去了耐心,竟突然决定放弃等待,强行开服。这让主管部门颜面扫地。

针对强行开服一事,一主管部门认为,网之易一厢情愿地仓促开服进行商业运营,这种行为是莽撞的。网之易在未经审批同意下,擅自收费运营魔兽,并提供新账号注册的行为,已造成事实上的公开运营服务,违反了国家关于网络游戏上网前须经前置审批,以及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须经审批的规定。

在这件事上,丁磊表现得相当倔强。面对主管部门措辞严厉的《通知》,网易不仅没有停服,反而收到书面通知半个月后,丁磊嘴里才挤出几个字:《魔兽世界》的运营在法规方面面临了不确定性。

12月13日,有关主管部门在《新闻联播》中表示,将清理所有未经审批的进口游戏,清理未经备案的私自出版的游戏。在业界看来,这段话显然包含弦外之音。

正方:《魔兽世界》在九城手里运行得很顺畅,但到了网易手中,就遭致审批难题,这种时间的消耗对网易是巨大损失,对玩家而言则是心理煎熬。丁磊巧妙发动网民的力量,利用舆论造势,强行开服,既是对权力挑战,也是对玩家负责。中国需要这样聚集草根力量的企业家。

反方:《魔兽世界》强行上网,以为上去了就奈何我不得,丁磊太过自作聪明与自以为是。此番被有关主管部门喊停,必将对网易今后之路产生无法预料的负面影响。根据《通知》,轻则《魔兽世界》可被作为非法出版物取缔,重则网易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将被吊销,这将对其旗下多款游戏的运营产生毁灭性打击。

点评:与史玉柱、张朝阳等互联网同行的高调相比,丁磊是个低调且耐得住寂寞的人。但2009年,老实巴交的他却做了几件轰动业界的事从传出养猪消息,到半路杀出硬生生从九城手里夺得《魔兽世界》国内的运营权,再到强行开服,他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媒体的关注焦点。

网易诞生后的十余年,其中几经坎坷,包括遭受互联网泡沫,因披露虚假信息被纳斯达克停牌丁磊从未被困难击倒过,他每次都能闲庭信步,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危机。这次的魔兽事件,丁磊同样传达了他的强硬与自信。

可能有人会为丁磊的性格鼓掌,但这显然不是明智之举。刚则易折,一家企业与国家有关规章对抗,难免会头破血流。曾国藩曾在书信中说:近来见得天地之道,刚柔互用,不可偏废,太柔则靡,太刚则折。刚非暴虐之谓也,强矫而已;柔非卑弱之谓也,谦退而已。个中玄学,值得丁磊反思。

丁磊为《魔兽世界》强行闯关,这个空子钻得有些初级。他企图利用不同主管部门之间规章衔接中的空子,撬门入室,结果落得贼寇的名声,让自己陷入了被动。

尽管迄今为止有关主管部门尚未对网易作出相应处罚,但这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。而且,埋藏时间越久,破坏性就越大。根据现有的行政管理法,非法经营者将被没收所有非法经营所得,并处以5-10倍的罚金。这意味着《魔兽》继续运营的时间越长,风险就越高。

丁磊一直将《魔兽世界》视为公司新的领军产品,在获得代理权的当天,他甚至用感觉就像结婚,来表达对这款产品的期待和惊喜。然而,以为无所不能的丁磊,数月以来,却颇为不顺网易一直靠在政策边缘游走,偷偷摸摸开枪放炮。对他和网易来说,原有魔兽用户大规模流失,已不可改变。

蔡明介:洗脱山寨恶名还是自绝后路

时间:2009年11月20日

地点:台北

人物:蔡明介

故事梗概:凭借山寨机发家的蔡明介,做梦都想洗脱这身山寨恶名。

2009年11月20日,手机芯片厂商联发科与行业龙头老大高通就CDMA及WCDMA达成专利协议。据联发科首席财务官喻铭铎透露,联发科与高通达成的是专利协议,并非专利授权,因此无须向高通支付授权金,未来联发科的3G手机芯片,也无须向高通支付任何费用。联发科此举向市场投掷了一颗震撼弹。

高通是手机芯片领域的霸主,掌握了大量CDMA、WCDMA核心专利。联发科手机芯片出货量仅次于高通,无奈在3G领域缺少话语权,必须取得高通的专利授权,其CDMA、WCDMA手机芯片才能合法销售。

高通在3G手机专利授权上采用2选1模式,即只要手机厂商或芯片商其中一方付费给高通,就可获得专利授权。如此,联发科芯片只要卖给已获高通授权的手机企业,就不构成专利侵权。对联发科而言,此举可省下数亿美元的授权费用,及后续芯片需支付的权利金。

早在2009年3月,市场传出联发科将与高通签订WCDMA专利授权合约。当时,业界预测,联发科一旦与高通签约,将支付高通权利金,把大陆山寨机带向全新3G时代,代价是该协议会侵蚀其毛利率。

市场研究机构iSuppli的数据显示,2009年中国山寨手机销售量有望达到1.45亿部,较2008年大幅上升44%,而这些芯片基本由联发科提供。它手中握有庞大的客户订单,只差高通许可,就能敲开正规军大门。

联发科在手机芯片市场份额和利润方面仅次于高通,尽管低成本结构和强大的软件开发能力,使其得以与对手相抗衡,但高端芯片产品的缺失,始终制约着其增长。

正方:此次与高通联姻,对联发科具有积极意义,在不需支付授权金的情况下,一举踏入CDMA及WCDMA芯片领域,而之前这一领域一直被高通等欧美芯片商把持着。蔡明介凭此有望摘掉山寨大帽,为己正名,联发科便可名正言顺地成为主流芯片厂商。

反方:联发科的2G芯片取得了巨大成功,3G时代它想延续这种辉煌,但蔡明介忽视了风险的一面。目前,支撑联发科的依然是大陆的山寨机。联发科与高通的协议将抬高行业准入门槛,一刀斩断山寨机厂商的3G后路。

点评: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,企业家就会为面子所苦恼,靠山寨机起家的蔡明介也不例外。2G时代,凭借低价的集成芯片,联发科几乎垄断了大陆GSM市场,蔡明介由此也被业界扣上山寨教父、山寨鼻祖的不雅之名。

今天,联发科手机芯片出货量仅次于高通,蔡明介为己正名的欲望愈发强烈,这让人联想到《水浒》的宋江,为了洗脱梁山贼寇的罪名,他不顾众英雄的极力反对,招安归附朝廷,结果落个悲剧收场。

人活一张皮,蔡明介的举动与宋江有几分相似。诺基亚、博通等同行与高通的法律诉讼,主要症结就在于高通的专利授权费太高。蔡明介清楚,联发科要想在3G市场崭露头角,就必须避开与高通的专利纠纷,以便切入主流芯片市场。

为了一个好名分,蔡明介翻脸不认人,将同甘共苦的山寨兄弟出卖了。为了摆脱高昂的授权金,联发科此番协议不惜将要交纳的高通授权金推给手机厂商。这种以邻为壑的手段,对大陆中小手机企业来说,进入3G市场的门槛将被大大抬高;对规模稍大的企业,利润也将被高通巧取豪夺。

这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。锱铢必较、靠专利授权为生的高通,一反常态将零授权金送给联发科,其目的在于可从联发科获得更多客户信息,掌控中国等新兴市场手机厂商的现状与需求,扩大3G手机芯片的版图,以便打尽山寨漏网之鱼。而对联发科而言,山寨恶名不一定能洗脱,倒反有可能将自己一手圈起的根据地拱手相让。

未来,有支付能力的手机厂商完全可以跳过联发科,直接向高通购买芯片,联发科只会失去多年支持它的众多客户。最终,蔡明介难免会落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。

IT时代周刊:2009年IT十大争议人物(1)IT时代周刊封面文章:2009年IT十大争议人物(2)

美女写真

美女旗袍图片

美女裸照

美女人体写真

相关阅读